阅读历史
换源:

1803章 对有些人,有些事,务必要交代个明白

作品:水浒任侠|作者:云霄野|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8-12 18:08:09|下载:水浒任侠TXT下载
  军议大概议定,萧唐遂调派人手赶赴南面去促成与对抗朝廷的反军势力交涉联合,以及调兵遣将至河东路治下要隘援助李孝忠。大概安排一众弟兄各行其事,还有李助等军师头领也在北往赶来的途中,接下来主要的战略方向仍是继而往北,将军心锐气大挫,且治下民心动荡的金国领土纳入己方势力的疆域当中。

  而临行前夕,萧唐自知也须当好生陪伴自己的妻室儿女几日,实则另外也有些人,如今也有必要与其坦诚相见。有些话,也须要说个分明。

  念及至此,在众兄弟各自出了留守司府衙节堂之后,萧唐沉吟片刻,随即对仍旧矗立在身边的燕青说道:“小乙,当初由你安顿的人,我也是时候与她们厮见了。”......

  位于大名府东南面瓦儿街左近也搭建起的几处大棚当中,也正有些经历关西战事返程归来,按骨伤金创的伤情仍须换药调养的伤兵接受医治。然而除了不少响应当初于东京汴梁曾任太医院紫金医官的安道全号召,而尽肯协从抗金义军的郎中医师以外,竟还有个女子也正在忙前忙后着。

  那女子将满头青丝用巾帼乍起,双臂袖口也已撸起,露出半截小臂,然而这女子生得貌美白嫩,眉宇间本来也透着股端庄恬静,浑然不似是那些干惯了粗活的寻常农家女子。然而她双膝跪倒在地上,正聚精会神的以为一个军汉小腿胫骨骨折处敷抹上药,随即用木板固位后又立刻开始以麻布缠绕稳固。瞧那女子的手法也端的娴熟,似乎为伤兵治疗处理伤情也已有了一段时日。

  棚子内弥漫糙汉子的汗臭味,以及淤血混着一些捣烂刺鼻草药的味道,休说是寻常娇生惯养的大家闺秀,寻常人闻了恐怕也不禁皱眉掩鼻。然而这女子却浑然不觉,只是在嗅到了她正换药正骨的军汉身上另一种酒熏味时,这女子的眉头才微微一蹙,并对那军汉正色说道:“张大哥,我已对你说过了,续筋接骨疗养时忌酒,你偏偏就是不听劝!再若如此,何时才能将养得好身子?”

  本来这汉子是牛皋荡骑军麾下一员统御着百来健儿的马军将官,非但生得一脸横肉,面庞上也带着几处触目惊心的伤疤,而他也是极好冲锋血战,葬命于他刀口下的金寇鞑子、投虏奸厮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浑身本来便散发着一股煞气腾腾的狰狞狠戾,再配上他这副与丑郡马宣赞可以相提并论的尊容,若是教那位娇滴滴的小娘子见到了,恐怕妥妥的要将其吓得做噩梦。

  然而听得为自己换药正骨的女子口吻中满是责备的说罢,这被唤作张大哥的军汉那张狰狞的老脸上蓦的露出窘色,他讪讪的挠了挠头,并尴尬的说道:“非是俺不听小娘子的劝,只是往日征战厮杀,谨守军令不得爽利吃酒。如今休整歇酣,趁着养俺这腿伤,弟兄们嘴里都淡出个鸟...都清淡得苦,是以也就吃了几碗,你看这......”

  “那也不成。”

  那女子仍是断然摇了摇头,并又像是在教导责备甚顽劣熊孩子也似的苦口婆心道:“所食之味,有与病相宜,有与身为害,得宜则宜,害则成疾,以此致危。伤诊调理,有甚忌口决计轻慢不得。何况战事凶危,张大哥做抗金大事每逢战阵又耽着凶险,倘若治诊伤处时落下固疾却又如何?你不顾及自己的身子,不也须要为家人着想?”

  那军汉见说老脸又是一垮,旋即也只得摆手说道:“罢罢罢!都是俺的过失,小娘子见责的是,直到摔断的这条腿痊愈之前,俺不吃酒便是了。”

  而大棚之内,依然也有几个由这义军骑将的伤兵儿郎,眼见这个本来性发起来时,也曾与所部正将牛皋哥哥吹胡子瞪眼过的带头军官在那为一众儿郎看觑伤情的女子面前一副服服帖帖的模样,当中几个伤员憋笑憋得辛苦,还有两人不禁噗嗤的笑出声来。直教那军汉听罢更是臊得皮面一红,并瞪眼喝骂道:“笑你娘个...你们笑个甚么?”

  而那女子又言辞叮嘱几句后,便起身飘然离开了。经历接连两三个时辰的疗诊,也使得她纤弱的身子不由微躬而显露出疲态。正是我见犹怜,也直教连同那荡骑军骑将以及大棚内伤兵将士看在眼里,就算本是刀口舔血惯了的糙汉子,也都不由得心生感激与怜惜之意。至于这女子连同与她时常一并出入的姐妹到底是何出身,这些军兵伤员却也不知底细,也只是晓得萧唐哥哥率领众兄弟力抗金军外寇,南征北讨时也曾救下过一些达官显贵人家出身,可遭受战事累害无亲人投奔的可怜女子。

  譬如原本东京汴梁的青楼花魁花想容、柳影烟,以及当初义军屯兵于东京汴梁时,因战乱险些被歹人拐骗走,却被萧唐哥哥身边心腹头领燕青兄长救下的民间女子莘瑶琴如今也被安顿于帅司府衙内宅安住,在场伤兵当中也有些人曾听闻过些口风。然而这个为历次战事中负伤须调理诊治将士的女子,先前曾得安道全神医点拨些金疮救急、调养疗伤的本领,也时常前来主动照管伤员。得她照拂的众将士心生感激,看待这兰质蕙心,举手投足间也显得十分恬静良善的女子的态度便如香远益清、亭亭净洁,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一朵清莲,固然也有些不识眉眼高低的汉子直感意动,可言语尚有唐突佳人之处,多半也会遭其他气忿的伤号一通老拳招呼......

  而除了燕头领、安神医等少数知情人以外,这女子只吐露自己与她时常前来的妹子姓赵,的确也是险些被金虏构害时为自家哥哥率兵所救。得受她恩惠的这些义军伤兵,也断然不会知晓这女子金枝玉叶的身份,竟是方今宋廷当政的赵桓胞妹,更是太上皇赵佶之女,宋廷皇室的宗女茂德帝姬赵福金。

  原来当初萧唐率领诸部义军先前离开东京汴梁,发兵驰援河东前夕嘱咐燕青照拂安顿柳影烟、花想容、莘瑶琴等险为金虏歹人所害的行首民女之时,燕青当时曾暂且自作主张而做下的行径,便是收容了趁着惶惶不安的宋廷赵氏宗族子女重返汴京后宫,宫闱秩序兀自杂乱无章时偷跑出来的茂德帝姬赵福金、柔福帝姬赵嬛嬛这姐妹二人。

  过后不久萧唐听得燕青前来陈情报说,自也明白他这小乙如此做于公于私的用意,踌躇一番过后,萧唐遂也依然由着燕青担负安顿这赵氏宗女姐妹俩的事宜。而赵福金、赵嬛嬛与其他受萧唐所部义军救助的宋民百姓一路辗转,终至大名府得燕青安排住进大名府东街一处巷内所楼房中,置办些家火什物,自也是衣食无忧。

  然而遭受金虏劫掳那等噩梦也似的经历,此后赵福金也似是开了窍一般,本是千金贵体,但已不愿再去过那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顾养尊处优的安闲日子,而似是只盼得自己于就算身处恁般世道,也可学成些本事略尽微薄之力能发挥些用处,自此但凡城内布施周济流民衣食,亦或有义军伤员须调理照拂时,所在之处也总会赵福金与其胞妹赵嬛嬛的身影......

  “骨伤取生地黄、生姜,倒细研趁热以布裹于伤处,冷即易之,后整骨大有神效...刀簇金创则用天竺葵...研烂涂之......”

  忙碌了几个时辰的赵福金拖着疲惫且本来娇弱的身体,口中却兀自念着这些时日她所学得的关乎疗治骨伤金创时用药、调理的学识,而就在此时,赵福金蓦的又听得自己的妹妹赵嬛嬛脆生生的招呼道:“姊姊,热水已经打来了。哎?小乙哥哥,是你来了!咦...还有萧...萧任侠...是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