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九条基本法则不简单

作品: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作者:满城风沙|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14 17:28:25|下载: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TXT下载
  国家电视台曾经采访过孙明凡,问他们为什么在占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每年还要花费大量的资金放在研发上。

  说实话,孙明凡当时真想吐槽,告诉大家这真不是自己的意愿,那是刘琅当年立下的规矩,别看孙明仁现在也是千万富翁了,可他知道刘琅有多少钱,他这点钱在刘琅面前当真是九牛一毛,钱是一方面了,最重要的是格美空调还有刘琅和木小虎的股份。

  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孙明仁才会害怕刘琅,刘琅的本事他知道,他是一个眼界超过普通人太多的天才,可能他现在的提法你看不懂,你也不需要懂,只要乖乖的做就好了,到时候自然就懂了。

  结果当“美地”空调出来时,孙明凡终于明白了当初为什么刘琅要在成立企业之初就研发型产品的目的。

  这些事例都是在告诉那些企业家,你不要以为产品大卖就可以高枕无忧,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有学者做过统计,在改革开放头十年出现过近百家名噪一时的企业,他们的产品都曾经在短时间内轰动全国,但三十年后这些企业有多少存在下来了呢?不足一成,也就是说一百家企业能活上二十年的还不足十家,九成以上的企业都因为跟不上市场的飞速变化被淘汰掉。

  对这一切最清楚的自然是刘琅,别说是在中国,即便是在美国也是这样,你不适应市场的变化就会被市场淘汰,这是市场永恒规律。

  一个重生者本身就是一个“bug”,不用别的能力,光是对未来百分百的判断就能让他们“心想事成”,如果刘琅不那么“张扬”,比如就以正常人的轨迹来生活,什么十几岁上大学之类的正常发展,就算他不上学,那他也会成为大富豪,买上一两支股票,然后再趁着房价低的时候在首都买上十几套房子,等到房价上涨时随便卖几套就能赚到一家人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多简单!

  但是,这对刘琅来说很简单,因为他就是一个“过来人”,洞悉时代发展的任何过程,但别人就不同了,有几个能够看清楚时代的发展?即便看到也只是大概,不能完全确定,什么叫摸着石头过河?你没有走过只能摸着石头。

  在前世,国家就是在不断的摸索中前进,中间不知道有过多少曲折,很多大好的机会错过了,很多不好的东西也国家吃了大亏,因为大家都不知道未来的发展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这一世刘琅横空出世,然后一路开挂般成长,什么天才、神童这些话放在身上都不及他所做的十分之一,他说美国股市大跌就大跌;说岛国经济危机就危机;说苏联解体就解体,种种事实表明,刘琅就是一个“超人”,一个境界超出普通人太多的超人。

  事实证明了那句话:信我者得富贵,不信我者靠边站,这句话不仅对孙明凡、林国栋、火天霆、卢卡斯这些人有用,对白为任也有着很大的启示。

  当然,白为任这些人不是刘琅的“脑残粉”,不会向林国栋、孙明凡那样无条件的选择相信他,他们有着自己的判断能力,虽然做不到刘琅那样,透过遮挡时代的迷雾看清楚前方道路,但是经过刘琅针对性的提醒后,他们对这个时代的发展判断也是**不离十的,大体知道世界发展的形势,甚至比西方社会对时代的把握都要深刻。

  正因为对时代把握深刻,白为任才会如此的着急,现代化工业的车轮已经飞速转动起来,你必须要搭上这般车,搭不上的话可不仅仅是掉队,还有被车轮碾压的危险,可是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觉得无所谓,这些人不是零星几个,而是大有人在,这对国家的发展大大不利呀!

  白为任身为国家的掌舵者之一,时刻关心着国家的发展,没错,在普通人眼里他是高高在上手握重权的人物,似乎一言可兴邦,一语了强国,但实际上不是那么一回事。

  掌舵者掌握的是方向,方向对了那国家的道路基本上就没问题了,比如现在国家就是改革开放,全力提振经济,这在国内各界都已经达成了共识,但方向对了不代表速度快,速度快慢最重要的还是取决于基层的执行力上。

  国家这么大,别说是白为任了,就是高官也不可能天天跑到各市去紧盯着你们怎么工作,这是需要层层落实的,尤其是在中国现在还没有受到太过剧烈的市场经济冲击,外部推动的力量还没有达到一个太大的程度,所以这股力量需要在每部推动,那就是由基本的干部或者企业负责人的领导。

  白为任带来的这些人每一个都观看了这台数控机床的演示,光是轴承就做了十多个,他们大部分是企业的负责人,有些人是看过数控机床的,甚至工厂里还购进了一辆台,这些人最是明白一台数控机床代表的意义,而且这些人一眼可以看出这台探索一号的确不是拆出来的,因为外形有着很大的区别,更加适合国人的习惯,由此可见刘琅在很多工艺已经进行了改进。

  总坐井观天完全可以形容他们当时的心情,就算是一些人觉得白为任的话很重,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北方工业集团的技术水平已经超出他们太多了。

  其实不仅仅是数控机床这一方面,大家对北方工业集团九条基本法则也是非常感兴趣。

  刘琅逐条解释后才发现,人家的目光根本就不在国内,而是放在了世界这个大舞台,事实上也是如此,北方工业集团在国内已经没有对手了。

  有些人觉得这九条基本法则很先进,是一种先进的管理制度,不过白为任的眼光要比其他人深远得多。

  “刘琅,我看你这基本法则不简单,有点自我革命的味道,什么是革命?说白了就是打破旧制度建立新制度,为什么打破旧制度,不适应时代发展嘛,改革开放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一种革命,但北方工业集团才成立多久?发展也正是红火,为什么要革命?”

  刘琅笑了,白为任真是目光如炬,一语中的,他的水平的确比其他人高多了,即便是王振东杜松这些公司里的高层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也没把话挑明。 笔趣天堂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