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518.吴恤的超级第一战

作品:穹顶之上|作者:人间武库|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0-14 00:17:54|下载:穹顶之上TXT下载
  “开始了。”

  当束幽说开始了的时候,阮氏明月的手上并没有武器。

  原本韩青禹几个还以为她空手进来是在摆谱,待会儿会有人给她送进来,就像古代将军专门有人牵马,扛刀一样。

  可能他们会把她的鞋一起送进场。

  然后她再现场穿鞋。

  因为源能世界里鞋底的死铁片,还是有点用的。

  “这女人的脚确实很漂亮……”小王爷想着说。

  但是并没有。

  战斗在一句对话没有的情况下直接暴发。源能轰响声中,吴恤长枪枪尾在死铁地面重重一抵,人稍后倾,弹射急退。

  第一波碰撞,阮氏明月主攻。

  “爪子!”锈妹猛地喊了一声。

  真的是爪子。出手一刻,阮氏明月的左右手挥出,袖子后退。

  她的双手小臂,大概接近中间位置,各戴着一个环状的支架,支架呈现出类似黄金的光泽,但是浅一些,很亮。

  从这里开始,连接的死铁向前延伸,俩手腕处像是戴了一副手镯。

  然后死铁再延伸,沿着手背走向逐渐分离,分成四支,如同外骨骼一般,分别附在除大拇指之外,另外四指背部。

  爪子很长,长出手指接近两倍。

  同时看着很薄,很利。

  甚至透出金色和红色相映的光。

  这是韩青禹几个第一次见到这样“不适合战场”的武器,大概吴恤也是,所以他选择了先退。

  “kong…tong!”大片的铁,猛然鼓起,又落回去的声音。

  铺着死铁铁板的地面,这样激烈鼓荡了一下,阮氏明月前扑,离地。

  她的武器注定了,她一定要打近身。

  何况吴恤偏偏用枪。

  “好快!”韩青禹在心底惊叹一声。

  此时,阮氏明月的身体凌空成虚。视线中,那个虚影在没有任何着力点的情况下,在空中左右跃动,划出Z字轨迹。

  那让她看起来确实像是一只猫。

  这不合常理,因为她既没有着力点,也没有持续做源能爆发,却凌空在快速不断做着转折。

  但是,每个超级的身上,大概都有不合理的地方。

  所以这又很正常。

  “叮!”

  对于现场的绝大部多数人而言,他们直到听到这一声响,才知道两人已经发生实际碰撞了。

  而当响声传来时,吴恤已经挡下阮氏明月至少二十次攻击。

  “叮叮叮叮叮……”

  病孤枪翻转如旋风,吴恤不断后退。

  “噗!”陡然,碰撞声中掺进来一声金属入体的声音。

  这么快?!

  实力差距好大啊!

  人们想着。

  此时画面终于被看清,阮氏明月的身体在空中打直,一腿微曲同时左臂前探,她左手的爪子已经插进吴恤右边胸膛。

  但是,人在空中猛地抬头,阮氏明月脸上露出惊慌的神色。

  爪子入体不深,即像是被超级混凝土浇筑一样,阻力巨大。同时,吴恤的左手,扣在她手腕的镯子上。

  “他的特性……”没时间让她再多想。

  因为此时,横扫的病孤枪,已经在侧边发出响声了。

  “呀!”短暂而急促的一声,阮氏明月上半身全力向后仰,同时右腿翻起,一脚蹬向吴恤,蹬向他手臂,同时也是蹬向他左边胸膛,攻他不能不防。

  “噗!”手腕和爪子终于借力都收回来了。

  吴恤作战服右胸处几个破洞,未见血涌。

  然后,“当!”

  声音到时,吴恤横枪而立,阮氏明月则依然保持后仰翻身的姿态,前伸的那一脚,踏在枪杆上。

  爪子!

  她脚上也出现爪子。

  类似手部的结构,在脚腕的上方,有镯子式的结构作为支撑,然后死铁延伸,沿脚背逐渐分离,分成三支。

  与手部不同的是,她脚上的爪子粗短很多,向前延伸不多,即向下勾。

  同时她脚掌的前部,是偏宽偏厚的一块死铁,那看起来真的就像是猫的脚掌。

  就是这一块,现在勾在病孤枪枪杆上,试图下压。

  就在吴恤的眼前。

  “嗖…颂!”吴恤偏头没看,手腕一抖,病孤枪激烈自转。

  阮氏明月被荡开去。

  落地,“哧……”双脚上的爪子,在地面死铁铁板上,划出前后六道长长的痕迹。

  然后她站定。

  暂时没有再攻。

  “真的像猫了欸。”锈妹嘀咕说。

  “嗯。那魅惑吗?”温继飞问。

  “有点。”贺堂堂说,因为此时站定的阮氏明月,虽然还是那身装扮,清汤挂面的脸,但是因为手脚上四副爪子的存在,看起来有一种诡异的妖娆。

  同时她站在那,正在大幅度地喘息。

  起伏很大。

  “还不够。”小王爷嘀咕。

  他们现在都已经彻底放心下来了,阮氏明月不是吴恤的对手。

  这并不是说她和吴恤的差距真的超级大,而是:特点相克。

  阮氏明月的攻击特点和武器决定了,在同等级,实力非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她基本都要靠速率取胜。

  死在她手下的人大致会伤痕累累,先大量失血,或先残,而后才死。

  而吴恤……他刚被刺穿的胸膛此时如果脱掉衣服,伤口应该已经不再流血了,甚至在愈合。

  病孤枪一旦展开,也是优势。

  在这种情况下,以伤换命,只要十次里成功一次,阮氏明月就得死。

  “她打不过我。”吴恤想着,“我不想打了。”

  因为知道输赢就行了,他们之间没有仇怨,这也不是决斗……而这样打,感觉怪怪的。比如刚才,吴恤就不太好意思盯着阮氏明月的脚看。

  “我……”吴恤开口。

  “嗖!”阮氏明月咬牙前扑,手掌在地面一按,身形较之刚才更快,更诡异地变化着,一手攻向吴恤面门,同时另一手在低处,蓄势待发。

  “唉!”吴恤在心底叹了口气。

  而后,“轰!”他右手长枪在身前直起直下,重重顿地,空气被枪身的运转带动,变得很沉重,像一个锤子在空中向下砸了一下。

  阮氏明月身形稍受阻滞。

  就这一刻,“铿!”吴恤左手已经拔出重剑,横斩。

  “叮!”阮氏明月身形侧转,双爪交错,勉强挡住这一斩。

  整个人凌空急退,然后翻折落地。

  至此,吴恤还未发起过攻势,甚至没下过杀手。

  “看来不义之城的超级,除束幽外都不算很强啊,不知道第二那个埃里克怎么样。”

  韩青禹这么想的时候,几乎完全没意识到他和吴恤其实都算变态,早在出云榜时,他们就都进入过前十。

  如今这个世界也将他们视为未来可能登上穹顶榜的人选。

  此时场中,吴恤有些艰难地开口,说:“你打不过我。”

  说完,他提抢转身。

  直接走。

  不打了。

  “不行,我还没有尽全力。”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这是阮氏明月第一次开口,她会中文。

  “窝草……我酥了。”贺堂堂说。

  “嗯,我也酥了。”小王爷说。

  你不能说那个声音有多动听,因为动听的声音,往往用来形容山泉悦耳,风声温柔,或与脆生生和清澈、清亮这类的词相联系。

  阮氏明月的声音不是这个路子,她像是一个能缠人的陷阱,像一个微醺的女人唇色诱人,在对你耳语。

  吴恤麻木回头。

  “我比你看到的快很多。”

  刚才的那记横斩,不是全力,阮氏明月知道,所以迎着他的眼睛说。

  然后,“嗤啦!”

  她身上的衬衣和裤子突然被源能爆开,成碎片纷落……里面,全身上下只剩下最重要的部位有轻薄的遮挡。

  “……我用皮肤感知空气变化,可以随最小的能量震动移动。”似乎已经看出吴恤是老实人了,她解释说。

  说完右脚轻提半步前探,真就如猫一般。